种种迹象都在表明,对美团而言,大众点评已不再重要了。

10 月 9 日,美团正式发布公告,将“美团点评”更名为“美团”,并以此作为公司双重外文名称。

此时,距离两家公司合并仅过去一个月。

同年9月,露华浓海外旗舰店在天猫商城上线。2019年,露华浓海外旗舰店升级为露华浓官方旗舰店,正式以线上电商的形式回归中国市场。

单从名称变动来看,对美团而言实则是“改了个寂寞”,多数网友表示改不改名均是称其为美团。但对于大众点评,却从此在公司名称中消失了。

大众点评成立于 2003 年,是国内最早的本地生活信息平台。初期仅是聚合用户评价和商务信息,到了 2010 年开始进驻团购领地;也是在这一年,美团上线。

上一个十年的故事,一半为美团网,一半为美团点评。

王清霖表示,当前我国化妆品市场中,国外知名品牌如欧莱雅、资生堂,国内经典品牌如百雀羚、珀莱雅,原小众网红品牌如THECOLORIST、毛戈平,其他跨界品牌如润百颜故宫口红、云南白药采之汲正展开大混战,国产化妆品品牌和产品面临着议价能力低、产品同质化严重、竞争对手增多的严峻形势。

强强联手实现优势互补,保证团队稳定,保障员工权益是这次合作中的关键原则。

作为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化妆品公司,露华浓却没有发挥天时地利的优势,在消费者中掀起大的水花。之后进入的“后浪”们,无论是美宝莲、欧莱雅、还是资生堂、雅诗兰黛,都把露华浓甩在了后面。

2014年,佰草集曾贡献了上海家化集团近三分之一的营收,如今成了公司业绩亏损的“主力”。“草本概念的护肤品牌核心诉求是安全、无刺激,但在当前消费者不断提出的强功效需求方面,没有达到特别好的突破。”上海家化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潘秋生说。

雷锋网原创文章,。详情见转载须知。

王慧文曾在公开演讲中说过:

“一些债券持有人周二(11月10日)尚未决定是否接受一项重组提议,以挽救露华浓免于破产。”报道称,“协议仍可能达成,协商仍在继续进行。”

在更名同日,美团进行了五年来首次职级大调整,为下一个十年做准备。

天眼查数据显示,全国共有超过760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与化妆品相关的企业。2019年新增相关企业数量超245万,注册增速高达36.32%。今年二季度共新增超过75.4万家化妆品相关企业,较去年同比增长15.1%。

面对惨淡的业绩,2013年12月31号,露华浓中国在官网微博上留下最后一句话:“2013年最后一天,涂上一支心爱的唇膏,kiss goodbye!”尔后,露华浓退出了中国市场。

消息传出后,露华浓股价连续飙升,截至12日收报12.02美元,是上周五收盘价的2倍多。11日盘中更一度触及14.56美元的高点,创4月29日以来盘中新高。

2019 年 6 月,美团宣布品牌变色,主色调升级为“美团黄”,包括线上 APP、线下触点(单车、充电宝、POS 机等)均进行统一色调变更。

近年来,美团一直在加快构建独具“美团”特色的品牌形象,更名仅是举措之一。

日前,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报道援引有知情人士的消息报道,化妆品公司露华浓寻求债券持有人同意债务重组之际,还安排安迈企业咨询公司为其可能破产作准备。

2015 年 11 月 10 日,张涛发布内部信称不再担任联席 CEO,转任董事长,大众点评 CEO 由王兴一人担任。同时,大众点评高管李璟、王雨也在同一时间宣布退休。

作为一直被网友称为拥有最惊艳中文译名的化妆品品牌,露华浓于1932年在美国纽约成立,1955年正式宣告上市。两年后,露华浓开始通过收购扩展品类,进一步发展业务。1985年,露华浓被美国大亨Ronald Perelman旗下的多元化控股公司MacAndrews &Forbes收购。目前,露华浓旗下拥有14个美妆个护品牌与21家消费品品牌,足迹遍及150余个国家。

美团点评实施 Co-CEO 制度,美团 CEO 王兴和大众点评 CEO 张涛将同时担任联席 CEO 和联席董事长,重大决策将在联席 CEO 和董事会层面完成。

有美团点评内部人士对此解读称——此举“弱化大众点评的交易功能”,将点评定位于“在线查找平台”。

对于美团更名的动机,外界众说纷纭。而美团方面给出的回应是——

合并之时,王兴与张涛在各自声明中均提及了这一原则,但从后续的发展来看,却并未遵循。

同样的困境,共同的敌人,本为竞争关系的美团与大众点评在资本的撮合下决定“抱团取暖”。

遭遇困境的不只有露华浓。“国货老字号”上海家化近日公布最新财报,前三季度营收53.62亿元,同比下降6.51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.12亿元,同比下降42.25%。旗下品牌高夫、美加净、启初营收纷纷下降,佰草集同比跌幅更是超50%。

曾“kiss goodbye”中国市场,后又重返

此时,大众点评和美团之间,是平起平坐的姿态。

值得一提的是,“美团单车”并非美团原有,是从“摩拜单车”更名而来,且更名的过程,可以说是大众点评的缩影。

至此,大众点评彻底失去了姓名。

不过在2016年6月,露华浓集团选择收购伊丽莎白·雅顿,这个在亚洲市场上拥有一批忠粉的化妆品品牌。

尽管两家公司已在团购市场站稳了脚跟,但仍需依靠融资烧钱扩张业务——美团聚焦外卖、电影、酒店市场;大众点评则向美妆、婚庆等市场扎根。

但收购伊丽莎白·雅顿,以及试水电商,并没有能挽救露华浓的业绩。2020年第一季度,露华浓业绩亏损2.14亿美元。2020年第二季度,露华浓销售额达3.48亿美元,同比减少39%;净亏损1.27亿美元,上年同期净亏损为0.64亿美元。

从势均力敌的合并,到一点点走向边缘,直至失去姓名,在美团构建的业态之中,大众点评已越来越不重要了。

后来,大众点评与美团均经历了千团大战的混战厮杀,且存活了下来。到了 2015 年,美团和大众点评分列了团购市场一二名,所占份额分别为 52%、30%。

图为北京海淀区一家商场内的化妆品专柜。中新网记者 谢艺观 摄

对此,美团回应称,大众点评会一直是个独立的 App,不存在合并进美团 App 的可能性。

雷锋网雷锋网(公众号:雷锋网)雷锋网

当“露华浓为申请破产作准备”的消息登上热搜,你是否和众多小姐妹一样发出一声惊呼,顺便把露华浓口红色号225和325送上了热搜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烧钱扩张竞争的模式难以看到盈利,在 2015 年前后,O2O 垂直市场出现了合并热潮,滴滴牵手快的、58 与赶集合并等;从这一维度来看,美团与大众点评的合并实则也是大势所趋。

美团相关负责人补充表示,“美团”将作为简化后的公司品牌,此外还有一系列的产品品牌,包括大众点评、美团外卖、美团单车、美团酒店、美团优选、猫眼等。

而后,王兴进行了多次架构调整,而大众点评的地位也在发生着变化——

下一个十年,只有美团。

而大众点评的最后结局,似乎也不难预见。

但如今,即便依然独立,却已失去了姓名。

但是,这并不令人意外,去除“点评”二字,是一件早晚会发生的事。

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曾说过,名字多一个字,就要多费一千万的广告费。

2015 年 10 月 8 日,美团和大众点评宣布合并成为“美团点评”。

大众点评是生活消费决策入口和内容分享平台,有大量线上用户、商务信息积累;美团强于线下地推扩张,在外卖、酒旅均有所涉猎;二者合力,形成了从内容到交易的闭环链条。

不过就在网友买买买疯狂囤货之时,事情出现了转机。

化妆品不看“岁数”,看功效

“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”,李白《清平调》中的诗句,就是Revlon的中文译名来源。

“统计数据显示,每年大约有32%的新化妆品品牌进入市场,但同时有25.5%的产品消失。”艾媒咨询分析师王清霖说。

合并之后,美团点评 2016 年至 2017 年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了 223.2%、161.2%。不仅如此,艾瑞咨询 2017 年报告指出,美团点评成为了全球最大的餐饮外卖服务提供商,中国市场份额达 59.1 %。

大众点评失去“姓名”

“疫情之下,全世界的顾客都受到了影响。”资生堂全球CEO鱼谷雅彦曾直言,在居家隔离防疫的状态下,人们化妆的机会减少;另外,为了预防,尤其是在亚洲地区,戴口罩的人增加了不少。

还没真正破产,口红先卖断货

并且,两家公司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,并将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运营,包括以团购和闪惠为主体的高频到店业务。

甚至于,在 2019 年 1 月,大众点评的运营主体也发生了变更,张涛、张波、龙伟等原股东全部退出,新增股东王兴和穆荣均;其中,王兴持股比例为 95%。

可以说,大众点评彻底被美团吞下,并慢慢被消化着。

如今,化妆品市场规模越来越大,新产品层出不穷,纵使你的产品极具性价比,倘若不能抓住消费者的心,没有强势的营销手段,也会慢慢掉队。

今年“双11”,完美日记、花西子等品牌开局阶段就已成交过亿,进入双11“亿元俱乐部”。即使因破产短暂激发起人们的购买欲,露华浓彩妆销售额还是与这些“后浪”们相差甚远。

相比之下,功效性护肤品牌薇诺娜销量口碑双收。其双11战报显示,天猫官方旗舰店销售额破7亿元,同比增长105%,再次登顶天猫美妆国货NO.1,在天猫美妆类目排名TOP 9,也是本次唯一进天猫美妆TOP10的国货。

当时,界面新闻曾报道大众点评将被改名或直接放弃,其 UGC 内容评论和外卖酒旅流量也将全部输送给美团。

网友在新浪微博下评论。

当时,恰逢 O2O 垂直市场处于融资寒冬时期,美团、大众点评均陷入了融资困境,再加上背靠百度的糯米携 200 亿资金再次进场,对二者造成了巨大威胁。

美团“和亲”大众点评  

强规模效应的产品合并是「1+1>2」,线性规模效应的产品合并是「1+1=2」,弱规模效应的产品合并是「1<1+1<2」,而反规模效应的产品合并,则是「1+1<1」。

按照这一说法,美团更名,赚了。

据外媒报道,露华浓董事长罗恩·佩雷尔曼已与投资大亨卡尔·伊坎达成协议,伊坎可能帮助露华浓避免破产。

2020年,露华浓业绩遭遇滑铁卢,甚至要为破产作准备,最直接原因或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,让它雪上加霜。

2019 年 2 月,王兴将点评平台更名为点评 App 部,负责“大众点评” App 的产品策划、内容运营和研发工作。

“拼多多买不到225了。”“好家伙,刚去看天猫国际225没货了。”眼看着露华浓热门色号被买断货,有网友调侃:“一人一支225,露华浓:我又可以了?”

露华浓天猫官方旗舰店截图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露华浓需在11月16日之前达成协议,以避免触发超过10亿美元的担保债务的偿还。

可以说,大众点评和美团的“和亲”,不仅是关系上的转变,还是业务之上的互补;可以说一次是门当户对的商业联姻。

同日,王兴公布了第一次组织架构调整。在该轮调整中,美团原高管仍集中在核心业务和前台业务上,原大众点评业务的高管则被打散。

另外,在产品品牌名称上,包括美团外卖、美团单车、美团酒店、美团优选、美团打车在内等名称无不彰显“美团系”一体化意味。

2018 年,美团收购摩拜时承诺保持独立品牌、独立运营,但并购完成后,原摩拜团队悉数离去。在一系列改革之后, 2019 年更名为美团单车,美团 App 成为其国内唯一入口。

公司名称的简化将有助于对外建立公司统一的品牌形象,增强用户、商户等对公司多业务能力的认知,从而推动公司在聚焦“Food+Platform”战略的同时继续探索新业态,为生态体系中所有参与者以及社会创造更长远的价值。

雷锋网注:图源 MAIGOO

如此看来,“大众点评+美团”,应该属于第一种。

中新网记者搜索发现,目前天猫露华浓官方旗舰店还在正常运营,有少量口红色号出现断货情况。除了黑管口红和粉底液月销量超3万以外,其他产品月销量多在几百到几千之间。

2017 年 1 月,强化“三架马车”构架,大众点评与到店综合事业群合并为“点评平台及综合事业群”,成为“三架马车”之一。 2017 年 12 月,王兴将前台调整为四大业务(到店、大零售、酒旅、出行),大众点评与到店餐饮、智能支付等业务共同被纳入“新到店事业群”。 2018 年 10 月,美团将原有的四大业务部门整合成两大事业群,并新增负责供应链、生鲜的两个事业部,而大众点评则是归置于用户平台之中。

上述事件见诸报端后,本来正在为其他东西“剁手”的小姐妹们慌了,“立马下单了两支225,折扣力度着实有点大,一支才二十多。”“‘双11’本来已经准备停止剁手了,看了这条热搜我又灰溜溜地去买了,你信不信我比露华浓先破产。”

露华浓2016年重新进入中国后,一直主打中低价彩妆,但除了老对手美宝莲,早已涌入了完美日记、花西子等大批新兴品牌,这些新势力善于利用网络直播、红人带货,营销能力出众。

合并仅三年时间,美团点评所覆盖的领域从餐饮、酒旅、票务扩展至零售、社区团购、支付、出行等方面,而聚焦于 UGC 内容评论的大众点评,在没有边界的美团业务之中,重要性正一点点被稀释。

不过,相比摩拜单车,大众点评之于美团的成长,要重要得多,但那也只是过去式了。

在王兴大刀阔斧改革之时,包括吕广渝、陈烨、干嘉伟、殷志华在内的原大众点评系的高管也在一个个离去。

化妆品市场“群雄并起”,你喜欢的是哪个牌子?(完)

尽管美团仍旧表示,大众点评始将终保持独立发展,但不难看出,大众点评在美团体系中,已越来越不重要了。